忍者ブログ

生命不息,造孽不止

カレンダー
11 2017/12 01
S M T W T F S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最新コメント
[02/17 miyagi]
[02/12 米小二]
[02/12 A.T]
[01/30 miyagislave]
[01/30 miyagislave]
プロフィール
HN:
小米/小云/miyagi
性別:
非公開
趣味:
文、绘、音乐、腐
自己紹介:
==宅腐属性反应迟钝==
==混吃等死及时行乐==
==家有一子计划超生==

*控*
军服
大叔/御姐
鹰勾鼻
巨乳

***本命***
LUNA SEA
高桥留美子
皇名月
井上雄彦
陈叔道明

**浮气**
MUCC(已经很想抛弃你)
柿饼土鸡(永远的军装控魂)
Pippo因扎吉(神话皮波)
新选组(诚字旗下的玛丽苏)
ブログ内検索
×

[PR]上記の広告は3ヶ月以上新規記事投稿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えます。

我疯了才会画这种东西……乖小孩不要看

原作是这样的二郎神:
dfdf.jpg

我忠实地按照原作上色结果悲催了(你这个色盲!哪里忠实了!)



于是二郎他长了一张肾亏的脸|||||||||||||||||
趴着的不是大白狗不是雪撬犬是狐狸……
啸天狗很郁闷……明明自己才是宠物……
其实真相是,因为养了新宠物,要每天照顾,休息不好,所以才……肾亏……的吧……
话说让老狐狸每天晚上都吸神仙的精气真的不要紧么……营养过剩也会造成消化不良啊……
PR

“呐,小隆。”

“嗯?”

“你觉得我变了嘛?”

“……嗯——,的确是有点呢。”

“果然呀。”

“但,ino还是ino,温柔的,随和的ino。”

Ino挤着眼睛笑。

 

喂,J

你一定觉得很奇怪吧?

为什么清信变了?

从里到外地变了?

变得开朗了、圆滑了。

变得爱笑了、活泼了。

变得不爱睡觉了。

变得不喜欢猫了。

他忘记了摆在角落积满了灰尘的龙猫玩具。

他也忘记了和你在一起的所有快乐。

他变得不再听你的话。

他变得不再关心你的感受。

他和你似乎很陌生。

 

喂,J

你也察觉了,我不是他。

所以你也对我那么的冷漠和疏远。

还没有正式地自我介绍呢,真的非常抱歉。

我叫Kyonobu(清信),在Shinobu(清信另一音译)出现之前,就已经活在这个世界上了。

我喜欢的是耿直忠厚的狗,不是慵懒善变的猫。

我爱笑爱玩,爱到处结交朋友,而不是仅仅喜欢呆在一个人身边,对他言听计从。

我感情丰富,连看个白痴爱情剧都会掉眼泪,而不是那种不食人间烟火自命清高的模样。

我不喜欢宫崎骏的动画,尽管我承认它制作精美。

我没有经历过和你相遇的快乐,所以我掂量不出它的分量。

对不起。

 

Shinobu是为了遇见你而出现的,我坚信。

我尊重你们的感情,我谅解你的冷漠。

 

我虽然不能经历你们之间的友谊,但我一直在看着,我知道那有多重要。

在妈妈离开以后,Shinobu出现了,他人如其名,隐忍,坚强。

我躲了起来,一个人在生闷气,所以我错过了你。

我一直在看着你们。

Shinobu话少,不张扬,谦逊礼让,但却有生人勿近的冷漠气质。

我们在生理上都是左撇子,但他为了不让你嘲笑可以学会用右手弹吉它。

你要知道那是多困难的事,你可以试试用左手学会弹贝司。

他会为了你而考更差的高中,会为了你放弃升学。

如果是我的话,才不会做那么笨的事情。

我不会为了追随任何人而走上音乐之路,而只是会在音乐之路上结识更多的人。

我不知道Shinobu怎么想的,他的做法让我不解也很佩服。

他永远不走上舞台的中央,永远把光芒让给除他以外的任何人。

连单飞音乐也那么孤傲。

他是害羞吧,何必呢。

如果是我的话,会努力让全世界看到自己的光芒。

就像现在一样。

 

但狮子座的你,就是喜欢这样的他,喜欢一个光芒的衬托者。

遇见他以后,他在你心目中的地位和音乐一样,可以对半分。

因为那时候,只有他能够和你分享。

你们真是为了彼此而生的,天造地设。

我算是什么呢?为了一次家变的打击,隐藏了二十多年的可怜虫?

浩司、贤儿的哥哥是我,但他们吃他做的饭菜长大,叫了他二十多年的哥哥。

亲哥哥却隐藏在某个角落里,看着这一切?

多么幸福的画面:当你来到我们家作客时,Shinobu端上烧好的饭菜,两个活泼的还在上小学的弟弟却依然缠着你不放叫你润哥哥,叫你教他们弹吉他。

我多羡慕。

那是一家人的感觉,而我却是离家出走孤零零的一个。

 

唉,J

我无法想象有一个知心朋友的感受,所以我现在广交益友,却也无法体会。

孩提时代的友谊是最纯真的,不会变质。

所以它现在变质了,那一定是有什么原因的。

比如说,我,回来了。

Shinobu强硬地占据了我二十多年,占据了本应属于我的许多亲情和友情。

期间我也断续地出来几次,不过那都是悄悄的,并尽量考虑到周围的影响,模仿得和他的言谈举止都很相似。

但他不可能把我取而代之的,要知道,我才是本体。

他很强硬,但他终究不过是个衍生物。

他有个致命伤——太嗜睡。

这也是他作为衍生人格不可避免的缺陷,他的能量不足以让他维持超过12个小时。

但作为本体的我却可以。

只要让他永远睡下去,我便可以回到世间来活动了。

J,我知道这很残酷,但没办法。

让你觉得你的朋友改变了,总比让你觉得他长眠了来得容易接受吧。

 

为什么强硬地占据我的身体那么多年的他妥协了呢?

唉,可以说,我本不想对他那么残酷的。

他才是那个参与创造伟大乐团奇迹的人。

怎么说,他本是承继我一切负面情绪产生的衍生人格。

缺乏自信、失落、依赖、不信任、冷漠、孤傲……

我时常在想,也许具有这样气质的他才会吸引你,对吧。

也许在这几十年间,成功及挫折的经历让他和本体人格慢慢地磨合了。

他可以竖立及推翻自己以前不曾有的或已经拥有的规则,在这过程中,与我慢慢地取得一致和协调,他在向我靠拢,他的影响力越来越弱,我的却越来越强,在终幕后,我们几乎已经融合了一半。

我鼓励他尝试越来越多的新鲜事物,那样可以让我们融合得更快。

因为我本就是一个活泼开朗、交游广泛的孩子。嗯,25年前。

当我觉得现时状况,已经不需要我再逃避的时候,我是会恢复的。

所以当他对我说,他有一点困的时候,我觉得时候到了。

因为他已经好久没说过困,在他疲倦的时候,我只需要出来代替他,他便可以休息。

所以当他说困,这是一种信号。

他说:你绝对不能跟润说Shinobu的事。

我笑着安慰他说,那种暴躁的家伙,我话都不会跟他多三句。

他说你知道我为啥愿意走了么?

我摇摇头。

他说因为以前那个独来独往古怪暴躁又总是惹事生非的孤僻少年,现在已经拥有很多可以为之两肋插刀的好兄弟了。

他说最困难的时期,他已经陪伴他度过了。

是有点儿累,所以总是想睡觉。现在终于可以睡个够了。

 

一个阳光温和柔软的早晨,我醒来时,发现自己躺在浴缸里,右手腕微微有些刺痛。白色的泡泡泛出异样明媚的玫瑰红。我因着疼痛,意识越发地清晰起来,狼狈地从惨烈的血池地狱里爬出人间。是的,我出来了。我彻底回到人世了。

现在每当我凝视着那几条横亘在右手腕的刺目的肉虫时,还是心有余悸。他想要彻底死去的理由,我明白。“但是不能。”你夺去了我的生活,我不会再让你夺去我的生命。

 

就这样,我现在是Kyonobu

右手腕粗犷的皮质手链,把Shinobu彻彻底底地隐藏了起来。

J,如果说你和Shinobu以及音乐之间的感情是对半分的话,那么现在,音乐已经占据了你的97%

为什么那3%还留着?不管怎么说Shinobu都是我的一部分,即使睡着了也还是我的一部分,所以他是不会消失的,但这世界上却再也没有Shinobu

我和你握手,出于礼貌。

我是我,我不会装作自己是Shinobu而给你拥抱。

你却也很坦然,看我的眼神也很陌生地礼貌。

我觉得很释怀……可以让这份爱自然地死去,我心里的负疚感会减轻。

 

我错了,我甚至在睡梦里都在和Shinobu道歉。

白天的我是愉快的,周遭有朋友环绕。

但夜晚一躺下就会心神不宁。

于是我发了高烧。

 

J,我怎么都不会想到,那天你把我拉进更衣室,问我是谁。

我一直以为只有脑袋秀斗的人才会相信多重人格的鬼话。

或许我和Shinobu真的太迥异,而你是最了解他的人,他的消失,你当然会注意到。

于你来说,“Inoran”的变化不是改变的问题,而是有人从你身边离开。

你说你以为我已经完全变了,变成另外一个你不认识的人。

但那个牵手的习惯却没有改变。

我有点愣,我不理解牵手的习惯的意思。

我的头像被锥子钻一样,要裂开了,那一天,我真的是烧得神志不清。

我只是在心里低声叫着Shinobu你不要出来,我求求你,我现在感觉真的难受!

我失去知觉之前的最后一件事情,是吻你。

 

我醒来的时候,已经站在准备间了,我听见歌迷的欢呼,工作人员把吉他递给我。

我轻声说你做了什么?Shinobu你为什么要这样?

没有人回答我,工作人员奇怪地看着我一个人自言自语。

他破坏了誓言,出来了一次,又消失得无影无踪,我现在没有感到任何异常,头痛也没有了。

我真的后悔来这里。

你确定不会再出来了?Shinobu

我小心翼翼地问。

我的身体很安静,很轻。

 

“永别了。”我的脑海里有遥远的声音。

 

我闭上眼睛叹了口气,走上台。

欢呼声。音乐响起。

惨白的聚光灯打在了我的身上。

 

END

抱住missile一起打滚!!

应该是Image时期专辑录制的采访。。。。内容无非就是那几句老掉牙。。。

关键看后面。。。。

 

兰兰酱你在干什么!!!!574594BC970CF8001A5FC955B9ABD868.jpg

 

4e5fe9b2.jpeg

 

后面一弯腰下来的没截到……哦漏!领子开到肚脐!!!!!

话说当年的兰兰酱在五个人里面居然是最小巧的。虽然刘先生也很小只,不过如果要用数/量词形容兰兰酱,那就是……一粒。

 

然后。

噢噢噢噢小军哥你的那句AD come on好。。。好夫权!*捂脸*简直就是一幅整天在家里使唤媳妇的样子><~~

 

6c00d889.JPG

 

然后兰兰酱就捧着这期节目的present——用海报遮脸姗姗地移动出来了,小军哥blabla介绍了一大轮,然后犹如新婚夫妇送来宾彩礼一样双双拜,礼成,该是新郎掀盖头的时候了~

 

61aadf3c.JPG

 

 

 

 

 

 

现在这个一脸没有羞耻感的家伙又是谁啊!!!!!574594BC970CF8001A5FC955B9ABD868.jpg

aserfc.jpg

我完了!!!!明叔年轻的扮相怎么这么水嫩的啦!!自从被小溥仪秒了以后,暴风雪里热血健气直率单纯的铁强DD也把我秒到了!!嗷嗷青春万岁啊!!

年轻的小强曹铁强响应知识青年上山下乡的号召,迫不得已和从小玩到大的竹马秦书田分手,背井离乡去了北大荒,这一走就是10余年,他在生产小队里勤劳实干,荣升小组长。文革结束后,思乡心切的曹铁强加入了返乡大潮,在拥挤的火车上,他想象着自己美丽的家乡芙蓉镇,不知道秦书田,他的好兄弟,现在怎么样了。想着想着,他的嘴角出现了一抹笑意。
殊不知,秦书田在十年动乱中被打成右派,受尽非人折磨,文革结束后,同病相怜地娶了在文革同样被批斗的同村姑娘作媳妇。有时候他闲着无事坐在家门槛上抽烟的时候,也会想起小时候要好的伙伴。可时间隔得太久,面目总是有点模糊。

“书田!毛主席说,不以结婚为目的的谈恋爱都是耍流氓!那你跟我在一起,是不是耍流氓?”
“胡——胡说!和娘们在一起才叫谈恋爱,耍——耍流氓呢,你是娘们?”
“秦书田我毙了你!”



我已然把自己萌得肝颤。。。。
看少年清纯无辜的眼神啊!如此俊秀的美少年啊啊啊!

5.jpg
Designed by 桜花素材サイト